一夜间让土耳其经济危机 美国最厉害的武器是什么
作者:k彩娱乐    发布于:2018-08-19 06:01:39    文字:【】【】【
摘要:近日,土耳其 " 火 " 了。 受到美国制裁剧烈影响,土耳其货币里拉汇率暴跌,土耳其经济面临严峻危机。 很多人认为,土耳其的这场 " 大崩盘 " 是美国借助 " 美元霸权 " 发起的 " 金融战 "。 美元,这一美国的 " 王牌武器 ",长期以来,既
近日,土耳其 " 火 " 了。 受到美国制裁剧烈影响,土耳其货币里拉汇率暴跌,土耳其经济面临严峻危机。 很多人认为,土耳其的这场 " 大崩盘 " 是美国借助 " 美元霸权 " 发起的 " 金融战 "。 美元,这一美国的 " 王牌武器 ",长期以来,既能帮助美国挽狂澜于既倒,又能催对手于无形。 按照传统方法统计,美国对外贸易连年出现巨额逆差。 但是,美国从未 " 吃亏 "。 特别是自 20 世纪 70 年代初美元与黄金脱钩、实行浮动汇率以来,美国以美元换商品和进行 " 钱生钱 " 交易,确保美国一直是从全球获利最多的国家。 但是,本届美国政府上台以来 , 打着 " 美国优先 " 的旗号,为实现 " 让美国再次伟大 ",制造各种借口打压其他国家,充分暴露了美国的霸凌主义。 1. 美元影响仍在不断扩大 美国自 1793 年开始发行美元,原为金币,故称美金。 1934 年 1 月,美国实行币制改革,将金币改为纸币,法定美元与黄金比价从每盎司 20.6 美元改为 35 美元。 1944 年 7 月,来自 44 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镇开会,确定以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资本主义世界货币体系,美元逐步取代英镑成为国际主导货币。 1971 年 8 月 15 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贬值、美元与黄金脱钩,全球步入完全信用货币时代。 自从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美国贸易逆差不再受黄金储备的约束。由于美元是世界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这意味着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可以由美联储印发美元加以弥补。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2016 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世界 GDP 的比重从 2000 年的 30.8% 降至 24.7%,也低于 1980 年 26% 的水平。但是,美元地位并未下降,全世界仍以美元为标准,从某种程度上看,美元的影响仍在不断扩大。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 2017 年 12 月 25 日发表美国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鲁奇尔 · 夏尔马一篇题为《全球最信任哪个国家?——提示,跟着美元走》的文章介绍,自 1980 年以来,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基本上稳定保持在 66% 左右。近 90% 银行融资的国际交易是用美元完成的,这样的比例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当个人和企业从其他国家的借贷方那里贷款时,越来越多的情况是借美元。现在美元在全球这类资本流动中所占比例达到了 75%,高于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 60%。 把美元作为主 " 锚 " ——根据这种货币来衡量并稳定本国货币的币值——的国家比例已经从 1950 年约占 30% 和 1980 年约占 50% 增加至如今的 60%。这些国家的 GDP 占世界 GDP 的约 70%。 《华尔街日报》网站 2018 年 4 月 23 日援引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在日交易额近 5.1 万亿美元的全球外汇市场上,近 90% 交易涉及美元。美元在各国央行总共价值 11.42 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占近三分之二。 2. 印发美元抵消美国外贸逆差 美国向世界市场投放的美元大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用美元换取的商品和资源从全球源源不断地流入美国,不仅满足了美国内生产和消费需求,而且有效保护了美国内生态环境。 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2016 年,美国货物贸易出口额 14550 亿美元,进口额 22510 亿美元,对外货物贸易逆差 7960 亿美元;美国服务贸易出口额 7330 亿美元,进口额 4820 亿美元,对外服务贸易顺差 2510 亿美元,美国实际对外贸易逆差 5450 亿美元。 美联储从 2009 年 3 月 18 日起第一次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到 2014 年 10 月 29 日宣布退出,资产负债表从 8000 亿美元增至 4.51 万亿美元。 《日本经济新闻》2016 年 9 月 25 日发表题为《美元回流给世界经济泼冷水》的文章介绍,美联储在 2008 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后实施了量化宽松政策,导致流到世界市场的美元资产达到 4 万亿美元,即平均每年达到近 7000 亿美元,超过美国对外贸易逆差。 美国向世界市场注入美元与美国对外贸易有着密切关系。 德国《经济周刊》2002 年 7 月 25 日一期曾刊登题为《永远保持清醒— 1976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 · 弗里德曼访谈录》的文章。 记者向弗里德曼提问:美国巨额的经常项目赤字有多大危险? 弗里德曼答: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从根本上说不是赤字而是盈余。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来自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愿意持有美元。这是美国经济成功的信号。 记者又问:大多数专家认为,经常项目赤字不会持久。 弗里德曼答:从 1780 年至 1920 年,美国已经有 140 年之久连续出现经常项目赤字,但是这并未给美国经济造成困难。如果美国不能再吸引投资的话,那么美元汇率将进一步下跌,赤字将消失。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 2018 年 6 月 26 日发表美利坚大学经济学荣休教授布拉德 · 席勒题为《实际上,贸易赤字意味着美国正在获利》的文章指出:" 事实上,这就是美国在世界贸易中的立场。年复一年,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出口超过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出口。因此,美国消费者享受了较高的生活水平。挥之不去的贸易赤字意味着世界其他地区几十年来一直在补贴美国消费者。 席勒认为,其他国家之所以愿意用美元交换它们的产品,是因为相信美元能保持币值。" 对此观点持怀疑态度的人担心这种合算的交易不会永续。然而,1976 年以来美国每年都有贸易赤字,相当于实际意义上的 " 永远 "。特朗普征不征税,目前都看不到终结。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弗朗西斯 · 加文在《黄金、美元与权力》一书中写道,1971 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可以看成是一个分水岭,此前的美元是张扬的政治工具,此后的美元则润物细无声,暗中把持着一切。 在全球化的进程中,美国获取了最大的利益。美元对世界市场的控制力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了。由于摆脱了黄金的束缚,它得以自由地吹胀。几十年来,世界纸面财富总量增加速度高于实际财富增长的数十倍,而两者的落差,基本被美国收获。 3. 吸引大量美元回流美国 随着美国国债急剧增加,美国提高国债收益率吸引大量美元回流美国。 美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9 月 8 日,美国联邦政府拖欠的债务首次超过 20 万亿美元,达到 20.162 万亿美元。 美国国会预算局称,2018 财年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将从 2017 财年的 6650 亿美元增至 8040 亿美元,从 2020 年起每年将超过 1 万亿美元,到 2028 财年结束,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将达到 28.671 万亿美元,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96.2%。 到 2018 年 1 月,美国积欠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债务已达 6.26 万亿美元。 日本《经济学人》周刊 2017 年 12 月 26 日的内容有介绍,美国是世界黄金储备最多的国家,官方黄金储备 8133.5 吨,在美国外汇储备中占 71.9%。 在大国中,中国和日本黄金储备最少,却购买美国国债最多。截至 2018 年 4 月,中国官方黄金储备 1843 吨,在中国外汇储备中占比不到 2%。日本官方黄金储备 765.2 吨,在日本外汇储备中占 2.5%。 但是,中国持有美国长期、中期和短期债务达 1.17 万亿美元,占美国积欠外债的 18.7%。日本持有美国国债 1.07 万亿美元,占美国积欠外债的 17.1%。 2017 年 12 月,日本投资者曾净减持美国国债 2.39 万亿日元(约合 213 亿美元)。彭博新闻社网站 2017 年 2 月 13 日报道就指出,日本狂抛美国国债是向特朗普总统发出的警告。 作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的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美国当地时间 2018 年 4 月 24 日盘中突破 3% 这一重要心理关口,达到 3.003%。这是 10 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自 2014 年 1 月以来首次升高至 3% 以上。此外,当日 2 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逼近 2.5%,为 2008 年 9 月以来最高水平。5 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报 2.838%,为 2000 年 8 月以来最高水平。 牛顿投资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门主管布赖恩预计,10 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 " 整固点位 " 在 3.1% 至 3.4%。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认为,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 3% 意味着,3.5% 已不再遥远。 从历史上看,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是一个危险的信号。1987 年的 " 黑色星期一 "、1994 年的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 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及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都曾大幅飙升。 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与美联储加息相互促进,从而诱发部分国际资本回流美国。在美联储决定加息的 2015 年,新兴经济体和资源型国家普遍陷入巨额资本净流出状态,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出规模达到前所未有的 7350 亿美元。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 · 鲍威尔称,2018 年再上调两次利率,2019 年加息三次,2020 年还将有两次调整主导利率。到 2019 年底,美国主导利率应为 2.9%,一年后升到 3.4%。 通过提高利率可以加强美元。美国提高利率、美元升值将吸引海外大量美元回流美国,新兴经济体将面临大量资本外流冲击。 席勒教授认为,美元赋予美国独一无二的贸易优势,这是美国年复一年进口超过出口的重要原因。美国有能力长期持有贸易赤字,美国因此受益。很多国家向美国出口商品和资源获得的大部分美元又回流美国,主要是用于购买美国国债。 摩根士丹利的夏尔马则介绍,在金融日益主导全球经济之际,美国作为金融超级大国的影响力和以往一样大。世界各地的央行一直都在寻觅存放本国资金的安全场所,最终通常会购买美国资产,一般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债券,成为其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 4. 美国对外投资获取超额利润 美国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突破 3%,达到 3.003%,而美国集中回流美元对外再投资所得利润率却高达 10%、20% 甚至更高。 美国跨国公司多、竞争力强,美国处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的顶端。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发表的《世界投资报告 2017》显示,截至 2016 年,美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 63837.51 亿美元,占世界对外直接投资存量 261597.083 亿美元的 24.4%。美国通过跨国公司进行跨越国家和地区界限的生产要素和资源优化组合 , 从全球获取超额利润。 按照传统方法统计,中国是对美国贸易顺差最多的国家。但是,在全球价值链中,大量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而大部分利润顺差在美国。 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2015 年,美国在中国销售额为 3730 亿美元,其中,美国企业销售额为 2230 亿美元,美国对中国出口额为 1500 亿美元;中国在美国销售额为 4030 亿美元,其中,中国企业在美国销售额为 100 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额为 3930 亿美元,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为 300 亿美元。 美方统计,2017 年,美国从中国进口货物 5050 亿美元,美国出口 1300 亿美元,美国贸易逆差 3950 亿美元。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 · 拉迪指出,即使按美方统计,美国从中国进口商品中,约 60% 是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机构的出口。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 2018 年 3 月 12 日报道,据估计,在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中的 50% 以上是来自美国包括苹果公司在内的美国品牌商品。 《国际经济评论》2011 年第 6 期曾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题为《世界经济大环境和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文章,其中提出:2008 年美国在华投资的回报率是 33%,一般跨国公司在华投资的回报率是 22%。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收益是 3% — 4%。在中国有回报率为 22%、33% 的投资机会,中国是高储蓄国家,有足够的资金,为什么中国居民和企业不在国内投资而非要到美国投资? 迄今,中国已是购买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但收益率仍是 3% 左右,而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的利润率却继续攀升。 澳大利亚 " 对话 " 网站 2018 年 7 月 6 日发表美国锡拉丘兹大学教授贾森 · 戴德里克、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助理格雷格 · 林登和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研究教授肯尼思 · 克雷默一篇题为《我们估计中国从每部 iPhone 只能赚 8.46 美元——所以特朗普的贸易战徒劳无功》的文章介绍,2016 年底,iPhone7 发布时,英国 IHS 马基特公司估计其制造成本为 237.45 美元。据计算,中国所得约 8.46 美元,占总成本的 3.6%,这包括由一家中资企业供应的电池和组装所使用的人工。另外的 228.99 美元,美国和日本各抽取大约 68 美元,台湾地区得到约 48 美元,韩国赚得 17 美元。我们还估计,零售价——这部手机刚上市时 32GB 版的零售价约 649 美元——中约 283 美元毛利直接进入苹果公司的腰包。对于一部 iPhone 相关的美中贸易逆差,合理的看待方式是清点它在中国附加的价值 8.46 美元,而不是它作为中国出口商品运到美国时的 240 美元。文章指出,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基于对贸易收支状况过分简单化的理解,把关税扩展到越来越多的商品会殃及美国消费者、工人和企业。 大量事实说明,美国是从全球获利最多的国家。 5. 制造各种借口打压其他国家 现任美国政府上台执政以来 , 打着 " 美国优先 " 的旗号,为实现 " 让美国再次伟大 ",制造各种借口打压其他国家,充分暴露了美国的霸凌主义。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加剧中美经贸摩擦,有着明显的政治企图。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 2018 年 7 月 9 日发表记者彼得 · 哈彻题为《史蒂夫 · 班农称澳大利亚处在与中国冲突的前线》的文章介绍,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特朗普 " 美国优先 " 政策的精神教父史蒂夫 · 班农说:" 因为这场斗争的关键不是贸易本身,而是中国共产党的主宰。" 特朗普政府背弃双方共识,旨在打压中国发展。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两国经济互补性仍然很强。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公司前亚洲区主管、著名经济学家斯蒂芬 · 罗奇 2018 年 7 月 12 日在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的 " 经济论坛 " 节目上说:" 中国是维持美国消费者开支平衡的低成本商品的来源国,美国因此非常依赖中国。我们还很仰仗中国购买我国国债,为我国预算赤字提供资金,我国预算赤字规模在持续增加。" 罗奇表示,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在美中贸易战中败下阵来的将是美国。 但是,特朗普不一定能够听进美国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们的警告。 未来一段时间内,经贸摩擦也许将继续此伏彼起甚至升级,中国要制定有力应对政策: 第一,继续开发好国内市场。中国有 13.7 亿人口,贸易、投资和消费潜力巨大,开发和扩大国内市场是最安全的。 第二,近两年来,要密切关注美国债务、利率和美元汇率变化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国际金融协会统计,2018 年第 1 季度,全球债务已达 247 万亿美元,与全球 GDP 之比升至 318%。与乔治 · 索罗斯共同创立量子基金的资深金融投资者吉姆 · 罗杰斯预测,他一生中(75 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即将发生。我们要采取有力措施,确保国内金融安全。 第三,坚定不移的推动改革开放,维护自由贸易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 第四,加快对外贸易和投资多元化进程,减少对美国市场的依赖程度。 第五,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中国要提高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强而有力科技支撑。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08-19 06:02:15)
K彩娱乐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