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特朗普真的遇上了大麻烦
作者:k彩注册    发布于:2018-08-24 10:23:12    文字:【】【】【
摘要:本周二(8月21日)无疑是唐纳德·特朗普踏入政坛以来度过的最糟糕的一天。 这位全世界争议最大的政客已经安然躲过了此前的无数次危机,针对他的舆论抨击和司法调查——其中最显眼的当然非“通俄门”莫属——基本上都是不了了之。 但这一次,他或许真的遇上了大麻烦。 美国时间周二下午,在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曾长期担任特朗普私
本周二(8月21日)无疑是唐纳德·特朗普踏入政坛以来度过的最糟糕的一天。 这位全世界争议最大的政客已经安然躲过了此前的无数次危机,针对他的舆论抨击和司法调查——其中最显眼的当然非“通俄门”莫属——基本上都是不了了之。 但这一次,他或许真的遇上了大麻烦。 美国时间周二下午,在纽约曼哈顿联邦法院举行的一个听证会上,曾长期担任特朗普私人律师的迈克尔·科恩宣布认罪。此前,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已对科恩展开了几个月的调查,对他的指控包括逃税和竞选财务违规等多项。正式判决将在今年12月12日,科恩将被判入狱46至63个月。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在弗吉尼亚的另一个法庭上,特朗普的另一名合作伙伴、他以前的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被宣判有罪,罪名包括税务欺诈、银行欺诈,未披露外国银行账户等8项。 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未来最大的危险隐藏在迈克尔·科恩的一部分证词中。 现年51岁的科恩对法官说,在2016年大选投票前夕,他按照一位“候选人”的指示,向两位自称与特朗普有染的女性支付了封口费,以换取她们的噤声。 其中一笔13万美元,付给了三级片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这是艺名,本名为斯蒂芬妮·克利福德);另一笔是15万美元,付给了《花花公子》前女模特凯伦·麦克道格尔。随后,科恩向该名侯选人的公司提交“虚假”的法律服务发票,以报销这笔款项。 科恩没有在法庭上点特朗普的名,但他的律师兰尼·戴维斯在稍后的一份声明中直截了当地说,科恩“站出来宣誓作证,特朗普授意他犯罪,向两名女性付钱,主要目的就是影响选举”。他还公开宣称,“如果这些款项对科恩来说是犯罪,那为什么对于特朗普来说就不是罪行呢?” 1 斯蒂芬妮·克利福德与特朗普已经纠缠了超过7年。今年39岁的她是一名成人电影明星,也在脱衣舞俱乐部表演。 据克利福德自己说,她跟特朗普在2006年塔霍湖的一场名人高尔夫球赛上相识。两人共进晚餐,然后在特朗普的酒店房间里发生了性关系。那是在特朗普与现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结婚后不久。她的一位朋友曾经向八卦媒体爆料说,“他(特朗普)在现任老婆刚生下他们的孩子后不久,还跟她约了好几次。” 早在2011年4月,克利福德就筹划过要通过出售这段“艳史”来赚一笔钱,但当时没有媒体最终同意发表她与特朗普的“艳遇”故事。5年后,特朗普从房地产商兼真人秀明星一跃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克利福德觉得自己手里的“料”一下子变得价值连城。 2016年10月28日,特朗普的私人律师科恩与克利福德签下协议,向她支付13万美元,以换取她的缄默。10天以后,特朗普赢得了那场改变世界的大选。 特朗普一直否认自己与克利福德和麦克道格尔有染,科恩曾在一份声明中称,之所以当时愿意给钱,是因为“某件事不是真的,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对你造成伤害或损失”。 如果不是克利福德女士的胃口实在太大,这事原本我们根本就不会知道。 今年3月中旬,克利福德在加利福尼亚州一家法院起诉美国总统。她提出可以退还那13万美元,以解除那份保密协议。她还主张该协议无效,因为总统本人并没有在上面签字。 如此一来的话,她就可以靠那段“秘密情史”及其动人的细节而在一夜之间身价百倍。 科恩最初曾宣称表示,付给克利福德的那13万美元是他自己的钱,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特朗普的公司都未曾报销这笔开销。 今年4月5日,特朗普本人在飞机上对记者说,他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然而到了5月3日,他突然在Twitter上承认有这笔支出,而且自己已经偿还给科恩,但称这事“与竞选活动无关”。 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最铁杆的支持者及现任私人律师、纽约市前市长鲁迪·朱利安尼也确认,特朗普已在几个月期间向科恩偿还了13万美元。他说,支付这笔钱是为了让特朗普和家人摆脱尴尬,“将会被证明完全合法”,因为“这笔钱不是竞选资金”。 然而,这笔付款已引发一些人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投诉,称这是一项未申报的实质上的竞选捐赠。这或许是这桩剧情狗血的桃色新闻中最不劲爆的内容,但是从法律责任来看,这可能恰恰是最危险的一部分,它将美国总统置于一场山雨欲来的司法风暴的中心。 按照投诉者的说法,协议签署时间是2016大选前两周,而且是在视频爆料显示特朗普发表关于女性的下流言论、引发众怒期间,有违反竞选筹款法之嫌。最核心的是,科恩的付款可以被认定为向特朗普竞选活动作出的实质上的捐赠,而特朗普的偿还也可能需要申报。 对此,联邦选举委员会已经展开调查。 而见钱眼开的艳星克利福德则依旧不依不饶。自这个新闻曝光后,她在全国各地的脱衣舞夜总会上吸引了大量观众。半年前她还建了一个众筹网站,为打官司筹钱,据说第一个月就已筹资近30万美元。 2 迈克尔·科恩一案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正在着手展开的“通俄门”调查有密切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从“通俄门”调查中派生出来的。 穆勒已经将科恩一案转移给纽约联邦检察官,后者随之启动单独调查。这意味着科恩的认罪将使第二次调查(完全独立的调查)变得更加激烈和尖锐,很可能会波及到特朗普本人。 穆勒的调查始于2017年5月,迄今已经导致30多人被起诉,5人认罪。 科恩一案的转折点出现在今年7月,在那个月里,特朗普曾在5天里两次激烈指责自己过去的这位“首席灭火队长”。 过去10多年来,迈克尔·科恩一直是对特朗普最忠诚的心腹。今年4月,他甚至表示愿意为总统“挡子弹”。但到7月,他变成了一位“叛徒”,站到了特朗普的对立面。他先是将自己与特朗普的谈话录音交给CNN——那段模糊不清的录音是关于付钱给《花花公子》女郎麦克道格尔的;随后又表示愿意积极与联邦检察官合作。 科恩的律师戴维斯周二晚间表示,他的客户“非常乐意”告诉穆勒法律团队他所知道的关于特朗普的一切事情。按他的说法,科恩已经决心诚实地面对社会公众。 但特朗普已经无数次否认与俄罗斯串通,并且仍否认与克利福德或麦克道格尔有染,还将穆勒的调查称为“猎巫行动”。 在周二的最新判决之前,特朗普已开始称穆勒是个“不光彩、不可信”的人,并声称这位共和党籍的前联邦调查局(FBI)局长与希拉里·克林顿的人沆瀣一气。特朗普还称穆勒团队的检察官是“暴徒”。他甚至将这位特别检察官的工作比作上世纪50年代参议员乔·麦卡锡牵头掀起的红色恐慌调查。 有趣的是,特朗普曾经的一位律师,已经去世的罗伊·科恩当年倒是做过麦卡锡的法律助手。 本周二晚,特朗普在西弗吉尼亚为中期选举造势。他没有提到科恩和马纳福特的案子,但又对“通俄门”调查冷嘲热讽了一番。 特朗普还试图与马纳福特的税务与银行欺诈罪行划清界限,“我为马纳福特感到非常难过,这些都与我无关”。他现在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则说,科恩认罪与特朗普无关,“政府对科恩的指控中没有指控总统的任何不当行为……科恩的行为反映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撒谎和不诚实。” 这个案子很容易让人回想起20年前比尔·克林顿总统与莫妮卡·莱温斯基及保拉·琼斯的纠葛,他因为在莱温斯基一事上涉嫌作伪证而几乎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遭弹劾下台的总统。 当时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已经通过了对他的弹劾,但他在民主党掌控的参议院的审判中幸运过关。 现在,轮到特朗普了。 3 如今有人认为,科恩和马纳福特的案子很可能会对今年11月举行的国会中期选举产生重大影响,冲击共和党的选情。 民主党人自然立即抓住这两个案子大做文章—— 法院判决以后,民主党代表罗萨·德劳罗称“美国人民有必要知道关于总统在这些腐败和犯罪行为中所扮角色的答案”。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塔尔甚至在一份声明中说:“白宫似乎越来越像一个犯罪集团”。 的确,特朗普在大选中曾经给竞争对手希拉里贴上“罪犯”的标签,并因此获益。但眼下,他自己的班底中受到调查和起诉,乃至已经认罪的人多得数不过来,其中包括上任一个月就落马的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 特朗普在大选中曾经给竞争对手希拉里贴上“罪犯”的标签;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目前还没有要求弹劾特朗普的呼声,也没有共和党议员倒戈加入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抨击中。但就连许多共和党人也表示,这一事态的发展可以说是特朗普总统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按照一位民主党资深策略师的说法,这个消息“给持续的负面新闻又添一笔,最终将会影响到一些独立选民”,并在选举中让民主党人受益。 科恩和马纳福特案对特朗普的法律后果,或许需要更长时间才会逐渐浮现出来。 目前距国会中期选举仅剩11周时间,如果民主党能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获胜,拿下国会两院中的一个,则将大大捆住特朗普今后立法和政策的手脚,也将加大要求弹劾他的风险。 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如果是那样,那么特朗普很快就将遭到弹劾。 然而我认为,从过去几年美国的民意新动向来看,更大的可能性是特朗普“变坏事为好事”。正如另一些分析师所说的,特朗普也许能借此向铁杆支持者强化他受到“华盛顿邪恶势力”围攻的印象,从而再一次转危为安,甚至把挫败变成优势。 益普索/路透的调查显示,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持稳在40%左右,即便穆勒的调查已经让几位总统团队成员认罪。由此来看,科恩和马纳福特的案子,也不太可能削弱来自特朗普的粉丝以及当下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的支持。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美国公众对穆勒持续15个月的调查实际上并不感兴趣。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尤其如此,喜欢阴谋论的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些统统称为“政治迫害”和对自己心目中大英雄的“抹黑”。 更确切地说,他们其实并不在意特朗普究竟犯过什么违法的事,巨大的不满和愤怒已经让他们忽略了这些,将特朗普想象成能够帮助自己改变命运的人。我甚至敢说,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知都不知道周二发生过的这两起判决。 2016年11月9日,美国时代广场上观看选举结果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当下的美国,就是如此的撕裂和对立。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在评论中指出的,美国中期选举正在迅速变成两个愤怒机器之间的对垒——其中一个声称“黑暗势力”正在对总统进行政治迫害,另一个则认为美国总统是罪犯。 现实的惊悚程度,远远超出了《纸牌屋》编剧的想象力。 然而美国终究是一个法治国家,不论大多数选民是怎么认为的,如果科恩能够拿出更多关于特朗普违反选举法律的确凿证据,那么,这位靠炮轰别人上位的政客将会遇到史无前例的大麻烦。 科恩本身就是个律师,他不会不知道,如果他向法庭陈述的特朗普唆使他向克利福德付“封口费”之事最终被推翻,那么他就将因为在法庭上作伪证和诬陷他人而罪加一等。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18-08-24 10:23:26)
K彩娱乐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2
网站地图